黄金水道为长江经济带发展勾勒主线

    近日,国务院印发《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部署将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内河经济带、东中西互动合作的协调发展带、沿海沿江沿边全面推进的对内对外开放带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

    依托黄金水道的长江经济带,是和“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进行共振互补的国家级战略部署,从概念的提出到具体落实,无不透露出国家顶层设计和基层步步落实的坚实足音。其中的关键点,是找准了货运量位居全球内河第一的黄金水道为依托,并在此基础上,打造中国经济新的支撑。

    《意见》提出,要“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有利于挖掘中上游广阔腹地蕴含的巨大内需潜力”。之前存在着长江中上游货运量与下游的比例相差较大,长江下游地区完成货物吞吐量往往是中上游地区的倍数。这种运输量的不匹配,反证了长江中上游地区巨大的内需潜力。要带动沿海经济向沿江内陆拓展,促进经济增长空间,黄金水道效益的发挥尤其关键。

    依托黄金水道的长江经济带,能“有利于形成上中下游优势互补、协作互动格局,缩小东中西部地区发展差距”。从地图上看,延绵不绝的长江恰似一条首尾相连的巨龙,让它的神气迸发,无疑是需要经济滋养和交通流动。有了这个战略目标,就要打破上下游各自为战的局面,从“主角”和“配角”的无谓之争中清醒过来,实现分工和互补的多方面加强。这不仅是上下游的融合关系,还有把干支流联动的机制生动起来。抓大不放小,堵住发展不协调的失衡,让长江经济带的红利得到公平的发放。

    《意见》着重表明了“保护长江生态环境,引领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宗旨,也是此次《意见》部署的“七项重点任务”之“建设绿色生态廊道”的体现。长江既是黄金水道,也是福泽中华的母亲河,它的生态平衡将直接影响到中国大部分地区的气候土壤,对它的保护,要树立起“红线”意识。在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过程中,经济效益和环境保护将上升到同等重要的局面,其中不存在相互做加减法的情况。之前打破GDP论英雄的窠臼,就已经开辟出新的环保工作模式,而扼制住无谓的投资冲动,衬托了生态文明建设上升到国家高度的决心。对于这样一个需要多方面平衡的“硬骨头”,着实考验长江经济带建设者对于产业布局和环境监控的真功夫,也度量着对黄金水道分寸的细致把握。

    以改革激发活力、以创新增强动力、以开放提升竞争力。《意见》用大量篇幅铺成了“依托长江黄金水道,高起点高水平建设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战略思想,这也是对于“七点任务”中“建设综合立体交通走廊”的具体实施方略。长江经济带上的黄金水道中,其重要港口、主要港区的专业化码头建设步伐明显加快,并已经在逐步完善以上海国际航运中心为核心,以长江干线为支撑的集装箱运输体系。同时,铁路、公路和航空线路都已经在既有基础上得到升级版的提升。至此,一个体力的交通运输体系清晰起来。

    长江经济带的黄金水道贯穿了多个国家级经济圈——长三角经济圈、长株潭城市群、武汉城市圈、成渝经济区等都似珍珠般被串联起来。辐射南北、通江达海、经济高效、生态良好的地域联动经济已经被勾勒出“主线”。水道是座“青山”,长江经济带有了“不怕没柴烧”的底气;水道更是“黄金”,长江经济带就有深挖此“矿”的应有之义。然而因地制宜,因势利导还是关键,把黄金水道的潜力发挥到“社会、自然、人”的和谐层面,要倚重经济和环境的杠杆相互平衡。这种“真功夫”,是需要建设者们持之以恒的打磨。(吕涯)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