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池:“一碧万顷”今再现(图)

    本报特派记者 宋 茜

    中国江西网讯 2018年7月21日 云南昆明 阴 星期六 草色葱茏,鸟鸣啁啾。来到滇池,你会对绿色和生态有更深的体会。

    昆明,“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主题采访团抵达的第二站。滇池,是我们今天采访的重点。

滇池:“一碧万顷”今再现(图)

滇池风光。本报特派记者 宋 茜摄

    作为世界关注的高原湖泊,滇池是长江上游生态安全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昆明因滇池而兴,滇池又曾是昆明的心腹之患——患脏、患富营养化。

    滇池捞鱼河湿地公园国投置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范志宇向我们谈起:上世纪90年代初,大学毕业分配到昆明工作。放下背包,他兴冲冲地到昆明海埂准备一览“五百里滇池”的风光,不料水面如绿漆覆盖,蓝藻恶臭扑面而来,滇池成了一幅令人绝望的“死水微澜图”。

    造成滇池变脏变臭的元凶,正是昆明人自己。上世纪70年代,昆明人“向滇池要粮”,大举围湖造田,缩减了滇池水域和湖滨生态湿地;80年代末开始,昆明城市规模扩大、人口增长,人类活动超出了滇池的环境承载能力,水质迅速恶化到劣Ⅴ类,富营养化严重;90年代初,滇池成为我国污染最严重的湖泊之一。

    而今,滇池两岸绿树成荫,湖面波光粼粼,游客悠闲地喂着野鸭,和谐的“协奏曲”令人深深陶醉。这里,已经没有了“绿漆”,没有了恶臭,湖水从劣Ⅴ类水提升到Ⅳ类水。

    滇池的蜕变重生,倾注了国家和云南省20余载的治理之功,也是昆明人自我救赎的巨大回报。

    “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用之不觉,失之难存。滇池是一面镜子,映照出破坏生态必将自食苦果的教训;也是一座警钟,警醒人们要时刻把生态保护摆在压倒一切的优先位置上。”昆明市副市长吴涛告诉记者,国家自“九五”以来连续4个“五年规划”将滇池纳入重点流域治理规划。“九五”和“十五”期间,以点源污染控制为主的阶段投资47.6亿元,滇池治理仅是“还旧账”。“十一五”以来实施了以“六大工程”为主线的流域综合治理措施,同时全面深化河长制,促使地方责任得到落实,水质有效提升。

    两个细节可以说明滇池生态保护措施的细致入微:

    走进捞鱼河湿地公园,大家被“杉树林立、林中有鸟、林下有水、水中有鱼、水流回环”的“水上森林”独特景观深深吸引,纷纷驻足观赏。工作人员介绍,9年前,他们联合中科院,特意挑选了能够降解和吸收水中污染物的中山杉。如今,11万株中山杉不仅是滇池湖滨生态防护林带,也成了滇池湖滨一条亮丽的风景线。

    河道上游水质不达标,下游区域只能“默默承受”?对于这个问题,昆明给出了坚定回答:上游治理不达标,就要因超标的“污染”为下游买单。今年以来,昆明各相关区(管委会)感到压力巨大,他们没想到,省里对此动了真格:2017年4月启动滇池流域河道生态补偿工作至2018年2月,相关各区政府(管委会)已缴纳生态补偿金58684.0945万元。

    滇池水质的改善给滇池带来了新的生命力。滇池湿地被央视评为“中国最美湿地”,一些消失多年的水生植物和濒临灭绝的国家珍稀鸟类彩鹮、白眉鸭又在滇池出现;上合昆明国际马拉松赛、格兰芬多国际自行车赛、中华龙舟赛等赛事在滇池边成功举办;依托古滇文化遗址、浓郁民族风情和秀美滇池风光打造的“古滇文化旅游名城”项目,已成为云南十大历史文化项目的旗舰之作。

    尽管生态文明的潜质正在显现,昆明对滇池的治理和保护仍在继续。他们说,到2020年,滇池的水质必定再上新的台阶。

 


分享按钮